天秤上的拔河,末期撤管的身心冲击与因应 ◎沈芷怡

2020-06-30

天秤上的拔河,末期撤管的身心冲击与因应       ◎沈芷怡

二○○三年,我开始在安宁病房工作,二○一二年加入安宁共同照护团队,照顾重症末期病人的过程里,发现这些人常常需要借助「侵入性」的帮助,像是内插管、血液透析(即洗肾)、叶克膜等等,只为了让生命得以维持下去,却为身心带来极大的痛苦和损伤;即使有些只使用一些侵犯程度较低的「支持性」疗法,像鼻胃管、点滴输注、输血或抗生素等,也是折磨。
然而,不管是侵入性或是支持性的治疗,病人往往感受到的是││活下来的艰难,这些做法有时只是延长痛苦的时间。
站在安宁疗护的立场,我们考量和在意的重点,并非还可以再活多久?而是能否好好地维繫病人的生活品质与生命尊严!
 
 撤管,并非全然放弃……
「这不是表决,不是少数服从多数,只要有一个人不愿意,我们就不要做这件事。」医师总会温柔坚定地对在场的家属说着。
「但是我大哥远在国外,不用特别通知他了!」站在门口的林先生说。
「还是请你务必通知他,如果大家都到场的话,才能避免后续问题的发生……。」我在一旁补充。
召开家庭会议的目的,就是希望每一个家庭成员都能到场,并且表达意见,让彼此在互相理解的共识下做出最好的决定。当病人正式告别世界时,活下来的人是带着伤痛,还是怀抱祝福,往往来自每个人对于善终的歧见。
「没关係,就让他这样走吧!」评估撤管的时候,家属可能劈头就直接了当地说,看似洒脱的态度,不禁让人怀疑,背后是否有着更深一层的涵义。
因此,进行撤管决议时,要特别留意病人和家属的反应,以及到了撤管阶段,家属内心真正的想法,有没有可能因为捨不得?不知该如何是好?或是过去难以抚平的纠结,依然无法释怀、原谅,于是选择漠然?也有可能害怕装了气切管之后,要面临的长期照顾问题。
当病人还有复原和治疗的可能,家属通常希望能有多一点时间好好陪伴,此时便会协助连结社会资源、安养机构,或是提供喘息服务等帮助,除非医师判定病人已经没有治疗空间,才会建议家属考虑撤管一事。
过去,也曾发生过医师无法接受,认为:「好不容易帮病人开完刀,为什幺现在要叫我做这件事?」
「张伯伯之前意识清醒的时候,有没有讲过他的想法是什幺?」进入这个阶段,病人大多呈现意识模糊状态,需要用另外一种方式询问家属,确认病人过去有没有表达过相关想法,让我们尽可能在伦理、法律与病人意愿中取得平衡。
此时,必须让双方都认知到一个重点,撤管并不是放弃,而是最后一道底线。
*本文摘录自《安宁日常 语爱时光:六全伴行,马偕安宁病房22堂关键照护课题》,总策划:台湾基督长老教会马偕医疗财团法人马偕纪念医院,总审订:方俊凯医师,博思智库出版。※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新闻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