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报业万年曆系列2】当年贵过咖啡物价涨中报章求存

2020-06-13

【报业万年曆系列2】当年贵过咖啡物价涨中报章求存【报业万年曆系列2】当年贵过咖啡物价涨中报章求存【报业万年曆系列2】当年贵过咖啡物价涨中报章求存【报业万年曆系列2】当年贵过咖啡物价涨中报章求存【报业万年曆系列2】当年贵过咖啡物价涨中报章求存【报业万年曆系列2】当年贵过咖啡物价涨中报章求存【报业万年曆系列2】当年贵过咖啡物价涨中报章求存

马来西亚派报同业总会会长陈敬忠今年已70岁,他在1968年开始从事派报工作。他说,他刚加入这一行时,一份报纸只卖20仙。在当年,20仙有多大?“那时候,一杯咖啡才卖10仙。反观今日,一份报纸售价1令吉20仙(地方报),但一杯咖啡售价已涨至1令吉70仙。”

陈敬忠说,在他的印象中,中文报最后一次涨价是在2006年。当时原本每份报纸的售价约是1令吉,涨至1令吉20仙,而这个售价维持至今不曾调升。报纸在过去10多年不涨价,在目前物价逐年腾飞的今天,对派报人的生计造成严重的沖击,也让全年只有6天假期休息的派报工作愈来愈少人愿意涉足。

摸黑派报——1週做足7天

每天清晨,当我们还躺在温暖的被窝里时,派报人已起早摸黑开着摩多每家每户派报。陈敬忠说,派报人虽然工作时间短,但必须一周做足7天,全年假期也只得8天,是一份非常辛苦的工作。

“派报人依靠赚取报纸佣金维生,但报纸售价超过10年没调涨,在物价逐年腾飞的今天,此情况无疑冲击派报人的生计,让他们的生活雪上加霜。”

报纸没调涨冲击生计

陈敬忠,1968年开始从事派报工作,至今已44年。他在当年主要是在乔治市派报,负责的报纸包括《星槟日报》、《马来亚通报》、《南洋商报》,随后70年代夜报出现后,也派发《星槟日报》晚报、《光华日报》晚报、《星报》晚报、及《亦果西报》(Straits Echo)晚报。

“那时候,一杯咖啡才卖10仙。反观今日,一份报纸的售价是1令吉20仙,但咖啡的售价已涨至1令吉70仙左右。”

他说,在收入追不上物价的情况下,许多派报人都选择转行,近年来,单是槟城的派报人,人数流失了将近40%。

陈敬忠指出,本身印像中,中文报最后一次涨价,是在2006年,每份报纸售价从约1令吉涨至1令吉20仙,而这个售价维持至今不曾调升。

“反观大马周边国家及其他有中文报的国家,报纸的售价都是逐年上涨。我国中文报的售价,目前还是最便宜的。”

在访问时,陈敬忠还是代表同业发声。“希望大马报纸的价格可以调整,改善派报人的收入,让业者能糊口及改善生活,也希望读者能谅解和配合,让这个行业继续维持下去。”

派完报纸——还需要做兼职

陈敬忠指出,在报纸售价与物价成正比的那一个久远年代,派报人确是一份令人羡慕的职业。“派报人每天的工作时间是从凌晨3时至早上8时左右,虽然必须比一般人早起床工作,但只要确保报纸按时送到客人手中,短短数小时后就能下班,余下一整天的时间就能自由活动。”

“80至90年代是大马中文报发展的高峰期,派报人也跟着受惠,当时一些报馆甚至派给员工4个月花红,而这对今天的国内报业是不会出现的情况。”谈到大马中文报业跌宕起落,陈敬忠是无限唏嘘。

“那时候报份销量高,报馆也没有限制退报的数额,基本上,这是一份只赚不亏的工作,因此当时有许多人嚮往当派报人,因为这份行业的工作情况比一般上班族好。”

“然而外人没看到的是,派报人起早摸黑工作,会面对被不法之徒抢劫的风险,我们有很多同业因为被抢而跌断腿,甚至丧命。也因此,派报同业公会才成立《同业伤亡基金》。”

陈敬忠说,随着售报佣金追不上物价(主要是报纸售价10多年不曾调涨,派总多次要求调高售价),派报人开始面对人手流失的问题,以致使派报人也逐渐成为夕阳行业。

同业转行人手流失

“这种情况在南马较为严重。北马的派报人上午8时工作完毕后,会找兼职维持生计。一些小地方的派报人,则因为独揽当地整个市场,因此无需兼职。”

“然而南马有许多派报人,眼看越过新柔长堤后,就能赚到比原本职业多出将近3倍的收入,就算只当个保安人员,月薪兑换后也有4000令吉,于是纷纷放弃当派报人。”

陈敬忠说,90年代,北马派报同业公会的成员超过200人,随着越来越多人离开,如今成员只剩不到一半,同时也面对没有年轻人加入的情况。

12年没涨——是时候调整了

华文报纸历时10多年未曾调涨,从今年3月1日起零售价每份调整20仙,陈敬忠认为,有助于派报业者增加些许收入,在这百物腾涨的时代,可以帮补家用,减轻一些经济负担。

“报纸在60年代时期,零售价2至3年都会进行一次调整,从最早期的20仙涨至约1令吉,现都有10多年未曾调整过零售价,也是时候做出调整。”

“报纸零售价10多年维持不变的情况导致许多派报人退出行业,我们希望经过这次的调整,派报人可以继续经营下去,勿轻言放弃。当然我们也读者可以体谅,并接受这次的小幅度调整。”

狮城报界——挑战也同样大

新加坡与大马只是一桥之隔,两地中文报业面对的困境与挑战大同小异。实际上《新明日报》总编辑朱志伟说,放眼全球,目前任何报馆都面对成本的问题,无论是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或世界任何媒体,都必须面对人工薪资、纸张费用等。

他以新加坡《新明日报》、《联合早报》及《联合晚报》为例,该国的中文报零售价是新币1块钱(近3令吉),最近一次的零售价调整也是10多年前,调整后读者亦无太大的反弹。

他分析说,很多读者都以为通过社交网站获取新闻是免费的。但是新闻是没有所谓“免费的午餐”,只是现在藉由社交媒体的方便,读者才可从各种管道获取新闻,但别忘记,新闻记者也是需要钱吃饭,报馆也需要广告的收入来维持营运。

社媒冲击——纸媒纷纷转型

互联网的蓬勃发展催生新媒体的设立,而在新技术的推波助澜下,对纸媒带来冲击。韩江电视与新闻中心新闻组主任郭碧融说,目前人们可通过不同的管道获取新闻来源,包括新闻机构的网站及各种社交媒体,以致资讯无所不在。

“在媒体融合的时代里,网络新闻集文字、视频、音频及照片于一身,为读者带来前所未有的新闻接收方式。许多报章都纷纷转型设立本身的新闻网站,不只提供文字新闻,也成立网络电视,比如《星洲日报》的百格电视,利用面子书直播新闻、设置电子报等,而《》记者也在面子书进行播报新闻。”

严格把关减低假新闻

对于中文报业前景,她认为,新闻机构的价值在于拥有一批专业的新闻从业员,为新闻进行查证及严格把关,减低假新闻发生的机率。“网络的发达促使民众可随时获取新闻,甚至是在社交媒体上未经查证就转载及发布信息,造成假新闻氾滥的现象。这是大马目前面对严重的情况。”

“在这方面,新闻从业员可扮演导航员的角色,协助民众辨别真假新闻,引导他们阅读具有真实且具有深度的报导。”

另外,新闻机构进行的深度报导,在公众的议题上展开深入的剖析,也可让读者更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。所以新闻从业员可以详细研究该议题,梳理整件事情的脉络,让读者了解事情的癥结。 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新闻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