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下 13 主管跳槽 他竟一年半让业绩翻倍

2020-07-10

手下 13 主管跳槽 他竟一年半让业绩翻倍

如果你三分之一以上的中阶主管,一夕间被竞争对手集体挖角,与此同时,你的老闆闪辞,所有人都猜着你何时将走人,面对这个逆境,你如何再起?

二○一六年十二月十四日,我们走进远传子公司时间轴总经理叶建汉位于内湖的办公室。打开门,观景窗外的河滨公园美景一览无遗,我们称讚风景,他却说:「每天看到这片风景就觉得心情很好,不然,不知道怎幺撑下去。」

他说的「撑下去」,正是四百六十五天前,他创业生涯十七年来,面临的一场大危机。

时间轴,是远传于二○一三年以一亿元购併的网路新创公司,创办人就是叶建汉。被併入远传后,隔年推出 friDay 购物 B2C 电商平台,一五年就冲出四亿业绩,一六年翻为八亿,是过去两年来,国内窜升最快的电商网站。「电信三雄里面(电商),friDay 算是做得比较好的。」资策会产业情报所资深产业分析师兼组长王义智说。

但,叶建汉刚进入远传时,「所有人都在等着看你的笑话,」叶建汉回想。

当时,时间轴团队的平均年龄不超过三十岁,而远传是一家营收千亿以上的大公司,母公司是做纺织和水泥出身的远东集团,时间轴只能算得上孙公司,「我来之前都没有被放过黑函,来之后,天天被放黑函。」叶建汉说。

淘宝网台湾前总经理,同时也是后来被东森收购的网劲科技创办人游士逸说,传统集团中,新旧资源常有摩擦,「新创事业肯定都很烧钱,在赚钱的事业眼中看来,他们会觉得新创到底行不行?什幺时候有赚钱的一天?」

可怕的考验却紧接在后。

「在职场(生涯)中,我找不到比去年更困难(的挑战)了,我找不到。」

二○一五年七月,叶建汉的直属长官洪小玲,宣布转战鉅亨网担任执行长,间接带走了叶建汉手下十名大将,接着连续三个月,时间轴共有十九名中阶主管,相当于三分之一的主管,从财务长、研发、设计、行销统统也被另一个竞争对手集体挖角。

「我的设计主管都被挖走,四个,我把他们叫到房间来,请问一下你们为什幺要走?他们说,『John(叶建汉)你对我们很好,可是我们有安排,』我说你有安排、你有安排、你也有安排,你们同时间都有安排,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?」

员工集体跳槽,让他大受打击,「那种感觉就是你被摒除在外,你把大家当一家人,那大家是不是把你当一家人?」叶建汉不断自我怀疑:是不是自己的管理能力出了问题,为什幺员工这幺轻易就被挖角?他私下跟几名核心创业伙伴聊起此事,会忍不住就掉下眼泪。

时间轴技术总监李佳宪回想,「那时候公司很震荡……气氛就是一种信心不足的感觉。」

团队分崩离析已经是灾难,高达四○%的离职率,更是平时的八倍。每个数字,都在指控叶建汉的领导管理能力出了问题。

市场上风声四起,「淘宝网台湾的总经理(游士逸)都跑来跟我讲:「你下个月就会走。」「连我的公关、人资都在问我这件事啊,什幺时候变成我是他们最大的焦虑来源,我没办法接受这件事啊!」

当时,确实也有其他机会找上他,但这等于是放任这群留下来的团队自生自灭,「我决定要带他们走完全程。」叶建汉说。

再战下去,难道不怕遭遇更难堪的失败?我们问。

「我连公园都睡过,怕什幺?」二○○八年,他创办时间轴,一○年因公司现金週转不灵,还曾抵押房子,甚至睡过公园。三十九岁的他,已经有过三次创业经验。

为了稳住军心,叶建汉找来核心团队成员,宣示绝不弃船逃走。

「我跟他们讲说,我知道你们一定很焦虑,我希望你们先确认一件事,首先你们平常跟我的谈吐,你们觉得我是一个怎幺样的人?第二,我过去带我的伙伴,从艰困到我必须要押我的房子跟银行借款,把这间公司撑过来,你觉得现在有比较难吗?」

然后,叶建汉把当初一起走过创业期的八十几名核心伙伴,部署到原本三百多人的部队里,让整个团队可以正常运作下去。

这是门困难的功课。

当时,现有各部队的中阶主管,多已被挖角到敌营。部队里未走的副将,有些还是那些叛将的心腹,「大家一定会怀疑说这个人是间谍,我不会动他,我会找他聊,我会跟他说:『你很 aggressive(有企图心),你要的就是一个舞台,我告诉你我会保护你』,我不会防他,我说一切全部从头开始,只要你愿意,就从头开始。」

解除了一边心防,指派任务时,叶建汉还要嘱咐这八十几名救火队不可喧宾夺主,只能辅助,以免产生内斗。

每个人搭配哪个部门,叶建汉不断反覆推敲,他熟记八十多个,每名属下的特质,做出最好的搭配。

在那段时间内,叶建汉的体重暴增九公斤,经常失眠。但一早起来,却必须冷静走入公司,关照细节。

如,为营造正向气氛,他不在办公室批评离开的人,甚至,「大概有八成(离开)的人,我会愿意让他们回来,用归零的心态面对他们,」叶建汉说。

比如,每当业绩达标,他就请全体员工喝饮料,每杯饮料上都贴上鼓励人心的小纸条,他还养成帮每个主管找一个优点的习惯,「我走在路上会跟他们说超棒的……这样员工就会爽一整天。」

比如,为了让远传直属长官继续支持,叶建汉只碰策略面,其他财务和人资皆透明,「这件事情让我度过很多难关,我说,老闆你没发现我全部都透明吗?如果我需要搞一些小动作,我需要这幺透明吗?」他甚至主动引介其他电商人才,帮老闆物色自己的接班人,显示出他积极解决问题的决心。

又比如,人力不足,调度资源会变得频繁。当大家抱怨时,他不断洗脑,让大家以大局为重:「我跟他们说,我跟你们一样是自扫门前雪的人,可是我的门在(集团)大楼门口,你们的门在房间门口,他们就马上懂了。」

「他一直在 coaching(督导)身边的人,如果他那时候不稳,我们的信心一定会动摇。」李佳宪说。

一年过后,叶建汉走出了逆境,离职率降到了五%,被挖角的人开始回流。甚至,二○一六年营收预估将成长一倍达到八亿。二○一六动脑行销传播杰出贡献奖,叶建汉个人获颁三项「杰出经营者奖」。

走过这一遭,叶建汉坦言,他对人的信任是被瓦解又重建。他曾经被背叛,「我那个时候,灰心到我不太想要跟他们(员工)相处。」

但在最艰难的时候,这群人陪他走过低潮。他指着二○一六年十月生日时,员工送他的拼字画,上面写满他曾经对员工说的上百句名言:「只有超过这世界期待,你才能要求这世界不公平的对待你」「我突然觉得我好爱他们,」他笑着说。

这段历练,也再度琢磨了他。「我很久没有这幺坚强了,只有刚创业的时候那幺坚强。」

採访过程,我们侧面採访了他昔日的长官:洪小玲。洪小玲说,叶建汉是会积极解决问题的人。挖角是职场常态,「我们都是人,怎幺可能不受影响?可是你一定要不停的回来,不停的往前。」

唯有愿意往前直视,去战到最后一分钟,解了问题。人,才可能真正走出低谷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新闻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