妞书僮:《阁楼》系列超震撼完结篇!《阁楼里的小花5》新书转载2-1

2020-07-02

《阁楼里的小花5:花园里的闇影》

真实世界,也就是我的世界,似乎一直都是灰色的,没有彩虹。我的眼睛是灰的,大家都说这双眼太过冷峻;希望是灰的,是搁在台面上没有人要的老处女。二十四岁的我是个老处女,已经嫁不出去了。看来条件合宜的年轻男士都被我的身高和脑袋吓跑;看来爱情与婚姻与小孩的彩虹世界永远把我排除在外,恰如那个我无比仰慕的娃娃屋。我的希望只能在幻想之中翱翔。

我幻想自己是个漂亮、快活、迷人的女子,像是其他我遇过却从未深交的年轻女性。我孤寂的人生大多填满了书本以及梦境。儘管没有提起,其实我紧紧攀附着亲爱的母亲过世前给予的微渺希望。

「奥莉薇,人生跟花园非常相像。人们就是小小的种子,受到爱情、友情、关怀的培育。只要付出足够的时间与关怀,他们就能长成灿烂的繁花。有时就连庭院角落遭到忽视,即将凋零的衰老植物也会在无意间绽放。这些是最珍贵、最宝贝的花朵。奥莉薇,妳将成为这种花。或许需要一点时间,但妳总会等到开花的那一天。」

我真想念无比乐观的母亲。她在我十六岁那年过世,正是我最需要这种女孩谈话的时期,我需要她告诉我如何赢得男人的心,如何变得跟她一样:受人敬重、能力出众,却又充满女人味。母亲总是参与着某件事,无论涉足什幺领域,她都是以卓越的手腕赢得高位。她在各种危机之间巧妙周旋,解决完一件事就会有另一件事冒出来。父亲似乎喜欢看她忙个没完,重点不在于她忙什幺。

他常说女人没有参与大事,这并不代表她们该无所事事。她们自有「妇道人家」的事务要处理。

至于我呢,他却鼓励我进商业学校。让我成为他的私人会计似乎是个正确又恰当的选择。我在他的书房里占有一席之地,那个房间里一面墙上挂满枪枝,另一面则是他外出打猎钓鱼的照片,总是占满雪茄烟雾跟威士忌的气味,深棕色的地毯磨损程度在整幢大宅里居冠。他在巨大的黑色橡木桌上清出一个空位,要我仔仔细细地整理他的帐务、生意开销、员工薪水,甚至是他的家务支出。待在父亲身旁,我不时觉得自己更像是他不断企盼,却从未拥有的儿子,而不是女儿。哦,我真的很想讨好所有人,但我似乎永远没办法达成任何人的期望。

他常说无论嫁到哪里,我都能帮上丈夫的忙,我也相信这是他执意要我接受商务教育、拥有实务经验的原因。他没有直接说出口,可是我仍旧听得见—一个一百八十公分高的女子需要更多掳获男人的手段。

是的,我身高一百八十公分。在少女时期,我的身子大大违背我的愿望,猛然抽高,宛如杰克的魔豆。我是故事里的巨人。我没有半点纤弱或细緻的气质。

我的红棕色头髮和母亲相同,但肩膀太宽,胸脯太丰满。我常站在镜子前,期盼手臂能短一些。这双灰眼太细长,活像是猫儿,鼻子又太尖。我的嘴唇单薄,肤色苍白灰暗。灰、灰、灰。我渴望自己既标緻又耀眼。坐在香草色大理石梳妆台前,我试着将睫毛刷翘,看起来更诱人,却只是让自己一脸蠢样。我不希望在别人眼中呈现愚笨傻气的形象,但还是忍不住坐在玻璃匣内的娃娃屋前,细细打量陶瓷太太漂亮精緻的脸庞。我好希望能拥有那样的脸,如此一来,或许我就能拥有那个世界。

可惜事与愿违。

因此,我把希望与陶瓷人偶一同封起,踏上自己的道路。

假如父亲给予我教育和商务经验是为了增加我的魅力,那幺他一定对结果失望透顶。男士们来来去去,我发现全都是出自父亲的操作,然而没有半个人追求我、爱我。我总是害怕自己的财产,父亲的财产,我将会继承的财产,会引来假装爱上我的男人。我想父亲也有同样的恐惧,因为某天他对我说:「我已经写好遗嘱了,妳收到的一切财产都将属于妳,只有妳能决定如何使用。光是跟妳结婚,妳的丈夫绝对别想控制妳的金钱。」

他宣布完就走,我还来不及回应。之后,他无比谨慎地过滤与我交际的对象,只让我接触最上流的绅士,他们本身也是手头阔绰。我从未见过在我身旁还能居高临下的男士,也没见过心平气和听我说话的人。看来我到死都是个老处女了。

但父亲执意插手。

「今晚有个年轻人会来吃饭,」四月底的某个星期五早上,他如此开头,「我得说这是我遇过最优秀的小伙子。我要妳穿上复活节缝的那件蓝色连身裙。」

「哦,父亲。」回应已经滚到舌尖,我正想说:「何必如此大费周章?」但他早已料到我的反应。

「别跟我争。还有啊,拜託别在饭桌上提什幺女性投票权运动。」

我眼中燃起火光。他知道我有多讨厌像他的马儿那般套上缰绳。

「要是挑战男性最宝贵的特权,男人就不会对妳起任何兴趣。这绝对没有错。蓝色连身裙。」说完,他在我出言反驳前转身离开。

***

一看到我进房,麦尔坎.尼尔.佛沃斯立刻起身,我的心跳顿时漏了一拍。他的身高至少有一百八十八公分,俊朗的面容更是轻易打败其他造访过的男子。

「麦尔坎,」父亲说,「这就是我可爱的女儿。」

他握起我的手,说:「温菲德小姐,妳真是迷人。」

我直视他那双天蓝色眼眸。他也同样直直望入我的双眼。我从未信过那些小女生的浪漫情怀,例 如一见锺情,然而这一刻,我感觉他的视线滑过我心头,陷入我的肺腑。

他亚麻金色的头髮后侧留的比一般男子还长,一缕缕髮丝梳得整整齐齐,带着日照似的光彩。罗马人一般的高挺鼻梁配上笔直的薄唇。他的宽肩窄臀蕴藏着接近运动健将的力道。从他凝视我的眼神,勾起嘴角、饶富兴味的微笑,可以看出他很习惯女性被他迷得心神不宁。嗯,我想我无法让他对奥莉薇.温菲德这个人起太大的兴致。当然了,这样的男士很难在白天腾出时间与我相处,我又要度过另一个父亲撮合的相亲之夜。我坚定地与他握手,回以微笑,马上就别开脸。

接受完父亲的介绍,他解释麦尔坎是从耶鲁来到新伦敦参加同学会。他对投资造船业很有兴趣,因为他相信等到大战结束,出口市场将会蓬勃发展。根据当晚对他的认识,我得知他已经拥有几座製衣厂,在几间银行里获利,是维吉尼亚州几处伐木场的主人。他跟他的父亲一同从商,不过他父亲虽然才五十五岁,心思早已不在事业上头。后来我才知道这话是什幺意思。

晚餐桌上,我努力维持礼仪,静静地观察四周,这是父亲的期望,也是母亲往昔的仪态。我们的僕人玛格莉特和菲力普端上雅緻的菜色,父亲亲自选了威灵顿牛排。他只在特殊场合点这道菜。我认为父亲的态度很明显,他说:「让我告诉你,奥莉薇是大学毕业生,她有商务学位,我手边生意的簿记大多由她负责。」

「真的?」麦尔坎似乎是真的很看重这点。他蔚蓝的双眼更加闪亮,我感觉他更认真地多看我两眼。「温菲德小姐,妳喜欢这份工作吗?」

我瞥了父亲一眼,他往后靠上淡棕色椅子的高耸椅背,像是在催我回答似地点点头。我很想讨这位麦尔坎.佛沃斯欢心,不过我决定要秉持自我。

「即便是女性,用明理而具备生产力的事务来打发时间是更好的选择。」我说。

父亲的笑意淡去,但麦尔坎笑得更开了。「我全心同意。」他没有回头望向我父亲。「我发现大部分所谓的美女都是乏味又愚蠢,好像可以靠着美貌度过顺遂人生。我偏好知道如何为自己盘算的聪明女性,她们才是丈夫真正的资产。」

***

那天下午,我们外出骑马。我第一次跟在男性身旁骑乘,他的陪伴令我精神百倍。他的姿态宛如经验老到的英国猎人。发现我跟得上他的速度,他似乎很是开心。

他陪我们共进週日的晚餐,我又与他一同沿着河畔散步。起初,我觉得他格外安静,预期听到他宣布即将离去。或许他会答应写信给我。这确实是我期盼的承诺,即便他无法遵守。至少我有个託付希冀的目标。我会珍惜他写来的每一封信,前提是他不会马上断了联繫。

「温菲德小姐,请听我说。」他突然开口。我不喜欢他改口称呼我温菲德小姐。我认为这是不祥的预兆。但其实不是。「两个有这幺多共通点的人,两个明理之人,我不知道为什幺要不必要地延长无益的关係,迟迟无法达成他们都认定是最理想的目标。」

「目标?」

「我指的是婚姻,」他说。「最神圣的誓约之一,绝对不容轻忽的事物。婚姻不只是浪漫爱情的合理结果,它也是一种契约的结合,一种合作方式。男性得要知道他的妻子是事业的一部分,是能够依靠的对象。我与包括我父亲在内的某些男性不同,认为我们应当要跟有实力的女性相伴。温菲德小姐,妳令我印象深刻。我希望妳能同意我向令尊提亲。」

霎时间,我说不出话。身高一百八十八公分、英俊到了极点的麦尔坎.尼尔.佛沃斯,这个拥有才智、财产、容貌的男人,他想要跟我结婚?我们站在河边,头顶上的群星比任何时刻都还要灿亮。我难道迷失在自己的梦境之中了?

「这个嘛……」我一手按住喉咙,望向他。我找不到任何字句,不知道要如何说出自己的回应。

「我知道这是相当仓卒的求婚,不过我生来就拥有瞬间分辨事物价值的能力。时间总能证明我的直觉毫无误差。我有信心这个提议对我们都好。假如妳能信任……」

「是的,麦尔坎。我相信。」我答得很快,说不定太快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「很好。谢谢。」他说。

我再次等待。这绝对是亲吻的时机。应当要在星光下将我们对彼此的信念推上高峰。但或许我的浪漫情怀太过幼稚。麦尔坎是那种能把事情妥善做好的人。我也该相信这一点。

「那幺,如果妳愿意的话,我们这就回妳家,让我与令尊详谈。」他握住我的手臂,将我拉得更近一些。回家路上,我想到他首次来访那晚,我隔着窗子看到的那对男女。我的梦想要实现了!我这辈子第一次感受到真正的快乐。

父亲在他的书房里等着,彷彿已经预料到这个结果。事情发展得很快。我不止一次贴在隔开书房与客厅的双开木门前,偷听他们的对话。没能清楚听见每一段对话,令我气愤不平。这可是足以影响我的家务事或是商业事务。

接下来正是对我影响最大的谈话。我悄悄站在一旁倾听,急着听见麦尔坎表达他的爱意。

「温菲德先生,在第一次来访时我已经提过了,」他如此开场。「我对令嫒极具好感。这样沉稳高尚的女性已经很少了,她欣赏我们对事业的追求,并且妥善地随之成长。」

「奥莉薇的成就是我的骄傲,」父亲说。「她在会计与簿记上的才能不比我认识的任何男性逊色。」他补上一句。父亲的称讚总有办法让我觉得自己缺乏魅力。

「是的,她的性情稳定而坚韧。我一直在找能让我照着心意追逐人生的妻子,而不是无助攀附我的勒颈藤蔓。我要的是回到家不需要面对阴沉善变,甚至是像许多脆弱女性那样心怀怨恨的妻子。我喜欢她不怎幺在乎肤浅条件的观念,不会过度沉溺于自己的髮型,也不会咯咯笑着与人调情。简单来说,我喜欢她的成熟。先生,您真是了不起,养育出如此美好、可靠的女子。」

「哦,我……」

「除了向您提亲,我想不出还有什幺方法能表达我心中的敬意。」

「奥莉薇她……?」

「她是否知道我来此求亲?是她给予我这幺做的许可。我知道她拥有坚强的心智,因此认为最好先问过她。希望您能够理解。」

「哦,我懂。」父亲清清喉咙。「好吧,佛沃斯先生。」他认为在这场对谈中得要称呼他为佛沃斯先生。「我相信你知道小女将会拥有大笔财产。希望你预先知晓她的钱都属于她自己所有。我的遗嘱中特别标明这个条件,除了她,没有人动得了那些存款。」

我想房里沉默了好一会。

「本来就应该是如此。」麦尔坎终于开口。「我不知道你们对婚礼有什幺规画,」他马上补充,「但我偏好在最短的时间内举行小型的教堂仪式。我得要尽快回到维吉尼亚州。」

「没问题,如果奥莉薇有这个意思。」父亲说。他知道我会答应的。

「很好。先生,那幺您是答应了?」

「你懂我刚才说的财产事宜吗?」

「是的,我了解。」

「我答应你。」父亲说。「我们握手吧。」

我吐出憋在肺里的空气,快步离开书房门边。

最英挺、最优雅的男士上门拜访,接着又向我求婚。我听见了,这事发生得好快,我得要憋气,不断告诉自己这不是梦。

我匆忙上楼,站在娃娃屋前。我将会住在雇用僕人的大宅里,宾客来来去去。我们会在精緻的晚宴上享乐,我将成为丈夫的资产,在父亲口中,他可是商业天才。我们迟早会成为众人欣羡的焦点。

「就像是我羡慕你们一样。」我对玻璃匣内的陶瓷家族说。

我环顾四周。

寂寞的夜晚,再会。充满幻想梦境的世界,再会。

(待续)

【延伸阅读】

#妞书僮

#阁楼里的小花

好书不寂寞,妞书僮来陪你看看书

妞妞们只要错过最后一集,就等于错过了整个系列~《阁楼里的小花》系列最令人惊愕的一集!

本文摘自《阁楼里的小花5:花园里的闇影》

妞书僮:《阁楼》系列超震撼完结篇!《阁楼里的小花5》新书转载2-1

出版社:麦田文化

作者:V.C.安德鲁丝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新闻

推荐阅读